通达信一品风度,十年一品温如言的人物形象

Q1:十年一品温如言的人物形象

男主角(别名:DJ YAN)
1981年7月出生于首都
外号:美人儿(辛达夷取的)
属相:猪
妻子:温衡
儿子:言齐,言净
女儿:言笨笨
爷爷:言勤
爸爸:言定邦
弟弟:言格
妹妹:温思尔
好友:温思莞、孙鹏、云在、陈倦、辛达夷
发小儿:温思莞、陆流、辛达夷、孙鹏(PS:发小儿和好友不是一个概念)
大舅子(妹夫):温思莞
情敌:顾飞白,云在
擅长:绘画、摄影、书法
车:酒红色法拉利(在后面出车祸报废了,最后因一幅画阿衡的画得了奖拿奖金又买了一辆.)
最爱的颜色:粉色、暖色
最爱的食物:排骨
建立帮派:排骨教
排骨教地位:排骨教教主
排骨教口号:言希教主大人一统江湖,千秋万代东方不败
书中摘要:
①而从开始到完结,言希那个傻瓜,一直都不明白,一切的一切只是属于她的秘密,饶是她早已把他从那般恣意毒舌美丽尖锐倔强脆弱的少年宠成这般风姿卓越高傲无敌流光溢彩的男人,萦绕舌尖轻轻默念,也不过一句——男孩,我的男孩。
②阿衡第二次看到言希时,她的男孩正坐在街角,混在一群老人中间,专心致志地低头啜着粗瓷碗盛着的乳白色豆汁,修长白皙的指扶着碗的边沿,在阳光下闪着淡淡紫色的黑发柔软地沿着额角自然垂落,恰恰遮住了侧颜,只露出高耸秀气的鼻梁,明明清楚得可以看到每一根微微上翘的细发,深蓝校服外套第一颗纽扣旁的乱线,他的面容却完全是一片空白。
③言希淡淡扫了思莞一眼,并不说话。
他穿着白色的鸭绒袄站在雪中,那雪色映了人面,少年黑发红唇,肤白若玉,煞是好看,只是神色冷淡。
④阿衡想要开玩笑说言希长得有三分姿色,可是,那一瞬间,恍然涌上心头的,却并非言希的容颜,少年时的容颜已经在时光中褪了色,她唯一还能记得的,就是少年生气时如同火焰一般生动美丽的姿态,在光影中,永恒,无论是哼着怎样的曲调,潇洒着哪般的潇洒,这一辈子,再难忘记。
她说——“EVE呀,你还记不记得言希生气的样子?”
怎么不记得?
辛达夷缩缩脖子。
她战战兢兢过她的日子,平平淡淡却充满了刺激。偶尔,会在储物柜中和癞蛤蟆大眼瞪小眼;偶尔,会在抽屉中看到被踩了脚印撕破的课本;再偶尔,别人玩闹时黑板擦会好死不死地砸到她的身上;再再偶尔,轮到她值日时地上的垃圾会比平常多出几倍······
但是,再刺激还是比不过言希的突然出现。
那一日,她正在做习题,教室中突然走进一个人,抬头之前,女同学们已经开始尖叫振奋,她扬头,蓝色校服,白色衬衣,长腿修长,黑发逆光,明眸淡然。
言希比辛达夷大一岁,跟思莞同岁,比辛达夷阿衡高一级。
阿衡之前听思莞嘀咕着,言希上一年旷课次数太多,一整年没学什么东西,言爷爷有心让他回高一重新改造。
可是,这来得也太突然了吧?
辛达夷看着,像是知情的,直冲言希乐,跟旁边的男生说得特自豪——“看见没,咱学校校花,我兄弟言希!”
言希校花之称,由来已久。刚上高中,就被只追每届校花的前学生会主席当成了女生,三天一封情书,五天一束玫瑰花,爱老虎油天天挂在嘴上。言希对他吼着“老子是男的!”,
那人却笑得特实在——“美人儿,走,咱现在就出柜!”
于是,校花之名坐实,无可撼动。
⑤那个少年,穿着紫红色的低领粗织线衣,左肩是黑色暗线勾出的拉长了线条的花簇,蔓过细琢的肩线,流畅辗转至背,抑制不住,明艳中的黑暗妖娆怒放。
他站在灯色中,背脊伶仃瘦弱却带着桀骜难折的孤傲倔强,颈微弯,双臂紧紧拥着灯下面容模糊的长发女孩,唇齿与怀中的人纠缠,从耳畔掠过的发墨色生艳,缓缓无意识地扫过白皙的颈,那一抹玉色,浸润在光影中,藏了香,馥饶,撩了人心。
⑥忽然,想起什么,开口提议——要不,要不DJ YAN你和我妹说说话,让她打起精神,她平时最喜欢你了。
言希皱眉,示意助理再去催,伸出细长的手,拿过小五的手机,轻轻开口——喂,您好,我是言希。
阿衡沉默了,听着言希的声音,嘴角不自觉地上翘,弯了远山眉。
言希没有听到对方的回答,加大音量——您还好吗,请回答我,我是言希。
阿衡唇角干涩,轻轻合上眼睛,小声说——我知道你是言希,真的,好吵。
言希愣了,所有的血液都冲到头皮,死死攥着手机,咬牙切齿——你说什么。
阿衡说——好久不见,言希。
指间,鼻子,嘴唇,好像都是冰的,只有眼角的泪,是烫的。
好久不见。
言希吸了一口气,面无表情,对着下面的听众鞠躬,淡淡开口——对不起,各位,今天到此结束。
转身,大步,朝着电梯走去。
那是一道冰凉的门,能看得清他的每一根发丝。
门里,门外。
他喊——阿衡。
那么大的声音。
阿衡轻轻抚着手栏站起身,双腿冰冷,已经没了知觉。
在黑暗中,四个方向,碰壁了,寻找,再一次触摸,抚到门的缝隙。
没有丝毫的微光乍泻。
她忽然,感到了绝望,奔涌而来的害怕溢满了每一滴血液。
她说,言希,我看不到你。
拍打着门,却再也无法,抑制情绪,带了狠重的哭腔。
言希,你在哪儿呀,我看不到你。
言希眼中瞬间掉落了泪水,双手使劲掰着门缝。
他说,乖,你乖,不要哭,再等一分钟,不,十秒钟。
手指卡在门缝中,着力,猛烈地撞击,是渗出了血的。
阿衡啪嗒,掉眼泪,抽噎的声音——言希,我很想你,很想很想,可是,我不敢想。
言希吼——谁他妈的不让你想了,老子杀了他。
模糊了双手的血液,顺着光滑的门镜滴下。
匆忙赶来的助理和修理工慌忙拉开他,言希攥着修理工的衣领,双眼满布血丝,冰冷开口——电梯里是我的命,你看着办吧。
那声音,像是来自地狱。
⑦“言希。”他看着她,言语淡淡,眉眼高傲,黑眸黑发,唇畔生花。
“温衡。”她笑了,眉目清澈,言语无害。那时,她终于有了确凿的名目喊他的名字。那时,他与她经历了无数次无心的相遇,终于相识。这相知,她不曾预期,他不曾费心。一个十六岁,差了六旬;一个十七岁,满了五月。正当年少。恰恰,狭路相逢。一场好戏。
⑧言希的手很凉,他感觉到那片温热,轻轻颤动着的,咕咚,吞了口口水,他望天,说,阿衡,我想亲你。
阿衡咬床单,暴走了,是你好吗你好吗你好吗……等等……你刚刚说……你想什么……言希眼睛弯了起来,轻轻吻她的眉心,眼睛,脸颊,唇角,最后,移到唇,缠绵悱恻,说我很好我很好我很好,亲爱的
⑨这还是个......人吗。
从哪里逃来的难民。
他的手心蹭破了皮,手粘连的只剩青筋和一层皮。
阿衡递过一块手帕,静静,黑眼珠,一分不错地看着他。
他接过手帕,嗅到淡淡的松香,手指却僵硬了起来。
她在大雾中说,你转过来。
平平静静,软软糯糯的中文。
那人动动唇角,迟疑许久,终究,还是,蹲在地上,挡住脸。
⑩她想要让言希,变得再坚强一些,不依靠任何人,走到她的身边。
可是,他却在害怕,害怕见到她。
他不敢依靠自己的双脚,走到她的身边,只因为,那些曾经遭遇过的伤痕累累。
有人轻轻推开虚掩的门。
那个瘦弱憔悴的大眼男人。
那么费力,一步一步,走到她的身边。
他蹲跪在她的床角,轻轻捧起她白皙的指,温暖的唇,吻了下去。
他说,阿衡,我饿了。 女主角
1983年1月10日上午11点35分出生于首都(同年阴历十二月二十八被自己的爷爷抱走,被送到阿衡奶奶的故乡乌水)
英文名:Winnie
丈夫:言希
儿子:言齐,言净
女儿:言笨笨
爷爷:温慕新
父亲:温安国
母亲:温氏蕴仪
弟弟:云在
哥哥:温思莞
前未婚夫:顾飞白(又名 小白)
好友:辛达夷、陈倦
小姑子:温思尔
小叔子:言格
排骨教地位:掌勺大厨
书中摘要:

“阿妈,我怎么长得不像你?”她曾经问过母亲。
“阿衡这样便好看。”母亲淡淡看着她笑“远山眉比柳叶眉贵气。”
阿衡长着远山眉,眼睛清秀温柔,看起来有些明净山水的味道。而云母长着典型的柳眉,江南女子娇美的风情。

阿衡听着呼啸而过的风声,觉得自己很累很累,不多时,再睁开眼时,已经坐在云家屋外。
她看到了熟悉的药炉子,看到了自己手上的旧蒲扇,那橘色的火光微微渺渺的,不灼人,不温暖,却似乎绵绵续续引了她的期冀,分不清时光的格度,家中的大狗阿黄乖乖地躺在她的脚旁,同她一样,停住了这世间所有的轮次转换,眼中仅余下这药炉,等着自己慢慢地被药香淹没。
这样过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妥。恒常与永久,不过一个药炉,一把蒲扇。
没有欲望,也就没有痛苦和伤心。
在这样庞大得带着惯性的真实中,她确定自己做着梦。可是,究竟她的药炉她的阿黄她的在在是梦,还是坐在火车窗前的这少年远在病房中伤心的思莞。
是梦?
这现实比梦境虚幻,这梦境比现实现实。
可,无论她怎样地在梦中惶恐着,在言希眼中,这女孩却确凿已经睡熟,切断了现实的思绪。
这女孩,睡时,依旧安安静静平凡的模样,不惹人烦,也不讨人喜欢。

阿衡照着言希的吩咐,走到梅树旁,是很尴尬的。
可是,拿人东西,腿自然容易软。
“再向前走两步,离树远一点。”少年拿着黑色的相机,半眯眼,看着镜头。
“哦。”阿衡吸吸鼻子,往旁边移了两步。
“再向前走两步。”
盘曲逶迤的树干,娇艳冰清的花瓣。
阿衡看着旁边那株刚开了的梅树,满头黑线,向前走了两步。
她在为一棵树做背影。
言希说我送给你那幅画你给我当背景模特好不好?
她点头说好呀好呀脸红紧张地想着哎呀呀自己原来漂亮得可以当言希的模特。
结果言希说一会儿给景物当背景你不用紧张装成路人甲就好。
哦。
“再向前走两大步。”少年捧着相机,继续下令。
一大步,两大步,阿衡数着,向前跨过。
有些像,小时候玩的跳房子。
“继续走。”少年的声音已经有些远。
她埋头向前走。
“行了行了,停!”他的声音,在风中微微鼓动,却听不清楚。
“不要回头。”他开口。
“你说什么?”她转身,回头,迷茫地看着远处少年蠕动的嘴。
那少年,站在风中,黑发红唇,笑颜明艳。
“咔”,时间定格。
1999年1月13日。
多年后的多年后,一副照片摆在展览大厅最不起眼的角落,落了灰的玻璃橱窗,朴实无华的少女,灰色的大衣,黑色的眸,温柔专注的凝视。
她做了满室华丽高贵色调的背景。
有许多慕名前来的年轻摄影师,看到这幅作品,大叹败笔。
言希一生天纵之才,却留了这么一副完全没有美感的作品。
言希那时,已老。
微笑着倾听小辈们诚恳的建议,他们要他撤去这败笔,他只是摇了头。
“为什么呢?”他们很年轻,所以有许多时光问为什么。
“她望着的人,是我。”言希笑,眉眼苍老到无法辨出前尘。只是,那眸光,深邃了,暗淡了。

遥远的十秒钟。
信号灯,终于,亮了起来。
叮铃。
那扇门,缓缓打开,似乎终于,消散了所有的时间的空间的距离。
那个姑娘,哭得像小花猫一般的他的姑娘,是,终究回到了他的怀抱中了的。
他抱住她,稀释了心底所有的凄凉和空虚,再也,无法放手。
狠狠地,如果揉入胸口,那该多好。
这是一块肉,心头上的,剜去,如何,不痛。
回来,如何,不痛。

“温衡,你这个贱人,装什么清高!每天缠着温思莞,给脸不要脸!”阿衡和思莞放学时,时常是一起回家的,可惜二人气质迥然,阿衡过于土气,即使同姓温,也没人朝兄妹这层想过。
阿衡垂了头,再抬起头时,认真开口——“你喜欢,温思莞,但又何苦,诋毁别人?既然是,女孩子,又怎么可以······说那么难听的······脏话?”
那女生撕了纸条,涨红了脸——“你以为自己是谁?教训我?也不看看自己,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土包子!”
土包子,呵,大抵还是个一百年学不会京话的土包子。阿衡笑。对方却恼羞成怒,拽住了阿衡的衣服。“今天,你要是敢动温衡一下,本少就把你的手废了。”身后,是平平淡淡毫无情绪的声音,讨论天气的漫不经心的语气。
那女生惊呆了,看着突然出现的少年。阿衡轻轻回头,鼻翼扫到少年的衣领,淡淡的牛奶香味。“言希。”她微笑,可是,复又,突然又委屈了。阿衡在心中叹气。这可真是糟糕的情绪,是什么的开始,又是什么的终结。那少年,瘦削伶仃的样子,却把她护到了身后。他挑高了眉,大眼睛闪着冷冽的光,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对面的女生——“温思莞知道你这么欺负他的妹妹,碍着狗屁绅士风度,估计不会打你,但是少爷我不介意打女人。”
那女生脸瞬间变得苍白,看着阿衡,不可置信——“她是温思莞的妹妹?”言希冷笑——“她不是,你是?”随后,转身,走到了辛达夷面前,脚狠狠一踹,一声巨响,课桌翻倒在地。书,散落了一地。辛达夷站起身,有些心虚。少年望着他,乌黑漂亮的眸,藏了火焰一般的流光,嗓音冰凉的,有些刺骨,“辛达夷,你丫的每天看着温衡这么受欺负,觉得很有意思是不是?”
简介:和言希是一个院儿里长大的发小儿,家人只有辛爷爷,比言希小一岁,为人单纯善良。
生日:1983年除夕
英文名:EVE
喜欢的人:陈倦
外号:大姨妈
孩子:蒋水(领养)
排骨教地位:左护法
书中摘要:

当时,达夷都快三岁了,还不会说话,而言希,两岁的时候都会满大街地“叔叔帅帅阿姨美美”地骗糖吃了,三岁的时候飙高音基本接近高音家水准,虽然没一句在调上,但是,这已经深深刺痛了老辛那颗孱弱的老心脏,天天抱着辛达夷痛骂言氏祖孙,辛达夷听得津津有味,终于,三岁零三个月又零三天开了尊口,第一句话,张口就是“言希,你奶奶个熊!”

言希大大一笑,孩子气的天真——“我们大姨妈多白一孩子呀,哎哟哟你 瞅这张大脸白的跟拍了饺子面似的,怎么是非洲的,我刚才说错话了,不好意思哈兄弟。”“言希,我跟你拼了!”辛达夷涕泪横流,一张古铜色看不出一丝儿白的棱角分明英气的脸涨得红紫,撸了袖子,支棱着脑袋朝言希冲了过去。

辛达夷缩了脑袋,躲到一旁,讨好地看着言希——“阿希,我就说一句话,就一句话,说完,就走,成吗?”这语气,不似辛达夷平日的爷们儿调调,委实孩子气。言希摆摆手,翻了白眼,心中很是无力。辛达夷跑了过来,跑到阿衡和mary的课桌前,有些不好意思地揉了揉一头乱发,眯着眼,抬起猪头一般的脑袋,小心翼翼地看着mary,傻笑着开了口。“我好像有点想你了,陈倦。” 简介:与言希同岁的发小儿。心存执念,觉得言希是世界上最契合他的人,想要通过伤害言希把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
喜欢的人:言希
外号:小菩萨,陆神仙
书中摘要:

那一日,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到了。
很大的蛋糕,鲜艳怒放着向日葵,被他们当成了玩具,几乎全部,砸到了他的身上。
他笑得无辜而狡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们闹。
“言希,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堪一击。”
清淡如流水的嗓音,大家转目,门外,站着一个少年,远远望去,像是一整块的和阗白玉。
细笔写意,流泽无暇。
“陆流。”陈倦怔了,站起来,放下手中甜腻的蛋糕,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
“好久不见。”那少年淡淡颔首,眸子看向众人,是微敛的古井潭水。
无喜色,无怒色,无不端持,无不和容。
陆流,这就是陆流?
这是阿衡第一次见到陆流。

阿衡记得很清楚,那天,陆流穿了一件墨绿色的T恤和有些发白的蓝色牛仔裤,头发没定型,软软的,会笑,笑起来能让人想起眉心一点朱砂的菩萨。 前女友:林弯弯
媳妇 :温思尔
爷爷:温慕新
父亲:温安国
母亲:温氏蕴仪
前“妹妹”:温思尔(如今是妻子)
亲妹妹:温衡
孩子:一对双胞胎
好友:辛达夷,陈倦,言希(嘿嘿,PS掉了陆流,本来就不是好友,对吧)
外甥:言宝宝又名娃哈哈以及小乖 言齐 言净
外甥女:言笨笨
排骨教地位:右护法
书中摘要:

思莞帮着她收拾东西,温家的人,住在言家,又算什么?

吃到半饱的时候,有人打了电话过来,思莞接了手机。99年的时候,所谓手机重量着实不讨喜,但在当时,算是稀罕物件,思莞他们对这个还算有兴趣,就央大人从免税出口货中挑了几个玩儿。接电话时,思莞是满面温柔和笑意,挂电话时,脸却已经变得铁青,抓起桌上的啤酒,整瓶地往下灌。大家面面相觑,连小虾都乖觉地放了筷子,大气都不敢出地看着思莞。“思莞,怎么了?”达夷沉不住气,皱眉问他。少年不答,又开了瓶啤酒,未等达夷夺下,瞬间灌了下去。要说起嘉士伯,度数撑死了也就是啤酒的水平,但喝酒最忌讳的就是没有章法地猛灌,这不,思莞的脸颊已经烧了起来。少年明亮的眸子带着隐忍气愤,不加掩饰地看着阿衡。他再去摸索第三瓶酒时,言希眼疾手快,抢了过去,沉了怒气——“你丫到底怎么了?!”他笑了,直直地望着阿衡,滚烫的泪水瞬间滑落,让人措手不及。“阿衡,你就这么恨尔尔,就这么容不下她吗?她到底碍着你什么了,又干过什么,值得让你这么对她?”阿衡张嘴,蠕动了,却发不出音节,于是,努力又努力,对着他微笑,悲伤而不安。“你为什么要骗尔尔在帽儿胡同等着你,你说一定会带她回家,然后安稳地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尔尔……”思莞的声音已经哽咽——“在帽儿胡同等了你一天一夜,你知道她对我说什么吗?”什么,说了什么?阿衡冷却了全身的温度,却依旧带着虚弱的善意微笑着,只是喉中干涩得难受。“她说——哥,阿衡什么时候接我回家,我好想回家……”思莞几乎破嗓吼了出来,完全撕裂了的痛楚。“我从来没有期待你对尔尔抱有什么样的善意,甚至,我希望你能够恨她,这样,我会更加地良心愧疚,会更加倍地对你好,补偿你从小未得到过的亲情……”他知道她想要什么,可为什么,还要带着这样的恶意走入荒谬的偏差?思莞顿了嗓音,凝滞了许久,轻轻却残忍地开了口,“可是,温衡,这辈子,我从来没有比此刻更加地希望着,你不姓温!!!”

“欢迎你,云衡。”那双手的主人,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身材极是挺拔高挑,长着深深的酒窝,看着她,漾开俊俏清爽的笑容,右手打开车门,左手习惯礼貌地放在胸前,绅士一般可人的风度,微微贴近心脏的位置。“我是温思莞,爷爷让我接你回去。” 丈夫:温思莞
哥哥:言希
爷爷:言勤
爸爸:言定邦
孩子:一对双胞胎
嫂子:温衡
弟弟:言格
简介:任性的大小姐,会钢琴芭蕾讨好温家老少,开始十分讨厌温衡,最后关系融洽。一直喜欢温思莞,最终还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书中摘要:

再睁开眼,身旁站着笑颜明丽的思尔,三步之遥。“阿衡,你在痴心妄想些什么?”她微笑轻语,歪头问她。只是这声音在夜风中,清冷而讽刺。阿衡抬头,起身,温和开口——“尔尔,夜里风凉,你身子弱,不要,站在风下。”转身,走到窗前,合了窗。窗外,月漫枝头,树影斑驳,映在窗上,缓缓无声息地前行。思尔无所谓地转身,嘲讽的语气——“你知我是什么模样,不必装得这么客气。今天,只是看在你姓温的份上,奉劝一句,不要再做白日梦。”阿衡敛眉——“多谢。”平静如水,温柔礼貌的模样。思尔关门,嗤笑——“真不知道你和思莞闹些什么,两个人,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是呀,不知为了谁。而这个谁又不知为了什么人前人后两副肝肠。

阿衡再见到思尔,已经是五月份,天开始热的时候。这个女孩,依旧美丽高雅,但却不再温柔胆怯,娇嫩荏苒。阿衡一个人走在放学的路上,思尔,嬉笑着,有些粗鲁的动作,拍了她的肩。“阿衡,带钱没,借我花花。”她不再留着长长软软的长发,绞短了许多,人瘦了些,也黑了些,那张嘴张张合合,画得很红,很像喝了血。她对她说话时,不再温柔地敛着眉,挑了起来,充满了锐气。“尔尔?”她不确定,这是思尔。“别喊我这个名字。”这女孩厌恶地摆了手。指尖,是紫得晃眼的色泽。阿衡怔怔地看着她的手。她记得母亲无数次地说过,尔尔是她生平见过的最有钢琴天赋的孩子。那双玉手,天成无暇,多一分的装饰,都是亵渎。阿衡微微敛目,尴尬开口——“尔尔,这些日子,你好吗?”思尔笑得爽朗——“你呢?”阿衡思揣,是说好还是说不好,犹豫了半晌,点点头,认真开口——“一般。”思尔嗤笑——“都过这么久了,你还跟以前一样,呆得无可救药。”阿衡呵呵笑。“不说了,我有急事,你兜里应该有钱吧,先借我点儿。”思尔有些不耐烦了。“要多少,干什么?”阿衡边扒书包边问。“谢了!”阿衡刚掏出钱包,思尔便一手夺过。“至于干什么,不是你该管的,当然,你也管不着。”她扬扬手,转身,干净离去。

跑到胡同深处,阿衡叹了口气。她比任何时候都希望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结果,真的,看到了——思尔。思尔,此刻缩在墙角,两个穿着流里流气染着黄发的青年嘴里说着不干不净的话,对着女孩动手动脚。“温思尔,你装什么正经,昨儿不是刚和我们蹦过迪吗,今儿怎么就装得不认识我们哥儿俩了!”其中一个捏住了思尔的下巴,调笑地开口。“滚开,我不认识你们!”思尔抗拒着,恐惧地看着对方,哭得嗓子都快破音了。“尔尔,这么晚了,怎么,不回家?”阿衡朗声,微笑看着思尔的方向。两人一愣,可能没想到这么偏僻的胡同竟然会有人。趁着两人回头的行当,思尔猛力挣脱了桎梏,跑到了阿衡身后,颤抖着身子。[4] 英文名字:Rosemary
外号:肉丝
习惯:异装癖( 高中时期)
喜欢的人:大姨妈(之前是陆流)
前男友:辛达夷,言希
好友:温衡
孩子:蒋墨(领养)
简介:从美国回来的男孩,是个GAY,开始喜欢着陆流,回国的目的是打败言希。达夷以为他是女孩而喜欢上了他,后来知道他是男生后转为相互讨厌,在后来他俩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成为了情侣,最后为了达夷而离开了。在新版番外中提到,和达夷约定,如果老了之后还爱着对方,就相伴一生。(因为两个人各自领养了一个小男孩,而小男孩刚好是一对兄弟,在言希的画展上相遇之后,作此约定。八年兄弟情。)
书中摘要:

班里生——从美利坚归来的华侨。阿衡看着讲台上的高挑少女,几乎着了迷。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她描述不来这女孩的长相,只是,望着她,极其无厘头地想起了吸铁石。阿衡望着大家的眼神,便知,他们同她一般,当了小铁钉,啾地被吸在这块石上。可是,比起看到言希,她觉得,似乎又少了点儿什么。“我是陈倦,刚从美国回来,大家喊我rosemary吧。”这女孩启唇一笑,眉眼像极了玫瑰,娇媚而暗生高贵。肉丝美丽……阿衡微汗,下意识转了眼睛。不出所料……后面的两个少年正两眼冒红心。“美人啊美人,嗷嗷,美人……”“肉丝,嘿嘿,肉丝,嘿嘿……”阿衡嘴角抽动,再抬眼,竟看到那少女站在眼前,颈上,系着玫瑰色的丝巾,鲜明而炫目,打了蝴蝶结,微垂肩头。“我可以坐在这里吗?”rosemary微笑,唇的弧度调了艳色。阿衡点头,愣愣地看着她。这女孩,长得真高……阿衡目测,少女约有一米八的个头,两条腿又直又长,标准的模特身材。mary秀秀气气地坐在座位上,开了口,声音有些沙哑低沉,但……很是好听——“你的名字?”“温衡。”阿衡微微一笑。

言希一直阴沉着脸,到了中午,扔了一句话——“陈倦,你有男朋友吗?”陈倦被吓了一跳,摇摇头。言希扬眉——“你觉得我怎么样,配得上你吗?辛达夷阿衡当时就傻到原地了。陈倦——“言希同学,你在开玩笑吗?”言希淡淡扫了她一眼——“老子从不对这种事开玩笑。”陈倦撩了凤眼,眉目带着玫瑰一般的冷冶——“言希,你很有自信我会答应你吗?”言希半边唇角漫舒,眸色明浅,耸耸肩——“你说呢?”陈倦低低笑开——“好吧,我无所谓。”[4] 外号:孙大鸟
爷爷:孙功
喜欢的人:言希
爱好:捏言希的脸
好友:温思莞 言希 辛达夷 陆流
目标:整垮陆流
书中摘要:

我告诉他,地球能听到人的愿望,你只要说,念叨得多了,总有一天,它会完成你的心愿。
他说,妈的,如果可以,能不能麻烦这个球把老子的宝宝送回来。
我想了想,笑了,捏捏他的脸,说可以。

我对他说,地球已经满足了你的心愿,言希。
我喊他的名字,从没有一天如这一日,如此坦然,如此温柔。
从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就在看同一本书。
她问,书名是什么。
我翻了翻扉页,哦,我爱你。
书名是,我爱你。
你永远不会知道的我爱你。

Q2:跪求高手将此编写成(通达信)选股公式,5日,10日和20日无线粘合一起,选出粘合时间长达5日以上

这个管用吗。不明白你们怎么了、

Q3:OA办公系统用泛微的好还是通达信科的好

下面的一些分项微点评,或许可以帮助您在对比选型时提供一些参考:
1、软件的核心功能与价格:
比较知名的致远、泛微、金和、通达等四家行业领头羊的产品代表了国内业界的最高水平,核心功能可以满足绝大部分用户的需求,组件模块丰富,可扩展性强,界面美
观实用。但从使用者的角度来看,也同样存在一些购买疑虑,致远与用友的集成并不像用户预想的那样无缝、泛微的系统越来越繁复、金和的精确管理理念与效果屡
受脱节质疑。通达的性价比倒是一如既往的很高,只是总被协同软件厂商们当作价格标杆。总体来看,从OA到协同,由于软件产品本身的同质化,各家都未能幸免逐渐步入价格战的境地。
2、软件的成熟度与可扩展性:
这四家的软件产品都有超过十年的研发历史,稳定性是没有问题的。近年来的技术焦点在于底层架构之争,致远是JAVA阵营,金和是.NET平台,泛微和通达都是两条腿走路,低端产品线采用PHP,高端产品线采用JAVA。
3、售后服务与易用性:
致远借助用友的销售与服务渠道,做起来事半功倍,但业内屡有分家传闻;泛微和金和都强调与客户一对一的项目化服务,以上线率和成功率论成败;通达由于产品化程度比较高,易用性有先天优势,用户的工作量也少一些。
4、企业实力:
致远是用友集团成员企业,通达是中国兵器的下属公司,泛微和金和也都做到了千人规模。
5、品牌影响力:
致远是用友品牌,通达是央企品牌,泛微坚持商务形象,金和的精确管理给人印象深刻。
6、客户群体:
与市场形势相对应,各家没有形成明显的行业客户范围。根据近几年的大致情况,致远的客户稍多一些,泛微和金和的客户分布比较均衡,通达的价格优势所以客户总数量多一些。

Q4:哈尔滨通信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怎么样?

简介:哈尔滨通信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1月17日,主要经营范围为计算机软件开发等。
法定代表人:郝峰剑
成立时间:2014-11-17
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
工商注册号:230103101032527
企业类型: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
公司地址:哈尔滨经开区南岗集中区先锋路469号广告产业园6号楼4层北侧